• 1
  • 2
  • 3
教育科研
一个也不放弃——访中国特殊教育专家陈云英
2016-01-31 01:39:10

陈云英创办的特殊教育网站在全国政协九届会议期间接受采访陈云英这样评价自己的性格:我是一个热情而有说服力的人,比较要求自我满足,这样会适合做特殊教育。

因为你要对这些儿童永不放弃。要有耐心、爱心,持久地为了一个教育的理想、愿望付出心血!中国的特殊教育研究,是近20年才发展起来的,在这片土地的拓荒者中,有一位台湾籍学子,从美国留学归来的陈云英。她是中国第一位特殊教育博士和著名特教专家。我相信每个孩子的学习能力1987年夏天,在美国刚刚通过了博士论文答辩后的第八天,甚至来不及参加毕业典礼,陈云英便带着一双儿女,踏上了飞往中国北京的航程。她满怀热望,因为中国有800多万残疾儿童需要她,国家的特殊教育研究需要她,她的丈夫林毅夫更加日夜盼望久别的妻子归来。谁想,回国后的半年中,陈云英竟失业了,许多大学和研究单位没有接收她,因为当时国内与国外的条件差距很大,人们担心达不到她要的待遇和条件。

后来陈云英干脆宣布,不讲任何特殊条件,后来她就在教育部中央教科所上了班。陈云英首创了特殊教育研究室,作为第一个国家级的特教研究单位,她担负了许多教育部和残疾人联合会委托的研究课题。对这个新生事物,有许多人不理解,不支持,她遇到的困难可想而知。但陈云英说,人的一生总要处于重重困难之中,我没有时间叹息,我必须前进。陈云英那时培养过一个只有3岁的脑瘫孩子,她训练孩子比较稳当地小跑。训练时,先要求孩子跑半圈,他往往做完一次就会看着陈云英,意思要让他再做一次,然后他就再做一次,再做一次,陈云英经常是含着泪水看他做的。一个3岁的脑瘫孩子,他心里也有那么强的学习愿望,怎不让人感动呢。陈云英说:我不能保证这个孩子的语文、数学的学科成绩有多好,但我要用特殊教育乐观、积极的态度,科学的方法去启迪他,我相信每个孩子都是有学习能力的。

推进特殊教育新理念在特殊教育研究的不断探索中,陈云英始终坚持和推进一个教育理念,即让残疾儿童回归主流社会。她说,在一些教育发达国家,都先后推动了特殊教育回归普通教育主流的运动,这个教育运动打破了普教、特教平行而立的制度,设立一个更适应时代和更能照顾全体儿童的良好教育模式。她认为,中国不能盲目发展投资高、效益低的特殊学校,而应将普通教育和特殊教育结合起来,大量发展附设于普通学校的特教班,或让轻度智残儿童在普通班随班就读,这样才能因势利导地调动特殊儿童的学习潜能。要让学生在普教、特教之间流动,而特殊学校则以招收中重度残疾儿童为主,不以量而以质求发展,使其成为特殊教育的教学示范试验中心。陈云英说,我们现在做的工作就是去拆一堵墙,不管多苦多累,我们做的事越多,拆的墙砖就越多,我们要打开一扇门,让残疾人融入社会中来,全面参与社会的事务,完全平等地生活、受教育与就业。

如今,陈云英提出的特殊教育理念和多种形式办特殊教育的主张,已被国家教育部门采纳,写入了有关的教育法规当中。更令陈云英感到兴奋的是,这些年,中国的特殊教育事业正在长足发展。1987年我国残疾儿童入学率为6%,现在像北京这样的大城市已达到90%,中等城市为60~70%,贫困县市为30~40%。十几年来,陈云英亲自培训的特殊教育教师就有数千人,遍及各个省市,甚至海外。陈云英说,我有点像蜘蛛,一直在织网。我希望特殊教育研究能跳出象牙塔,让更多的残疾儿童得到实实在在的帮助,享受特殊教育的研究成果。1999年,陈云英以促进特殊需要儿童的基础教育为课题,争取到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供的一笔经费,创办了中国特殊需要在线网站。

运用网络优势,与特殊儿童和家长直接沟通,指导和解决他们的疑难问题,深受欢迎。如今,这个网越织越大,影响越来越广,更多地造福于特殊人群。只要有人需要,我愿意一直做下去对于陈云英来说,她人生路上有三次异常重要的选择。一是选择了人生伴侣林毅夫,二是选择了终身职业特殊教育,三是选择了祖国大陆为事业拓展的舞台。陈云英说:我年轻时,也像所有年轻人一样,经历过青春的痛苦与烦恼,好像不知道自己是谁,活着有什么意义,那追问的迫切和痛苦常让人记忆犹新。后来上了大学,参加了一个专做社会福利工作的‘爱爱会’,就去老人院、孤儿院、特殊教育学校、少年监狱做各种各样需要我去帮助的人群的工作,我看到他们人生的不幸,看到社会对他们的不公,感到如果自己能给他们一点帮助的话,那我的生命就会非常有意义。

一次爱爱会组织去聋校服务,刚走进聋校,没有听到一点声音,陈云英以为学生们都离校了呢,忽而传来到一阵嘭嘭嘭、呃呃呃的奇怪声音,寻着声音找到了操场,啊!几十个聋童正在打球。这样一群有听力障碍的孩子,在常人难以想像的沉默状态中拼打,但你会觉得他们虎虎有生气,面部表情那么丰富,嘴里咿咿呀呀,手舞足蹈,打得非常投入欢悦。陈云英被眼前的情景震动了!她强烈地意识到,有责任去帮助这些特殊的孩子。后来在美国选择专业时,导师和朋友们劝陈云英选择超常儿童教育,因为天才儿童容易出成果,可陈云英始终没有忘记在台北聋校操场上的那一幕,她说:天才儿童教育,无须动员就会有许多人去做,这是锦上添花。但是残疾儿童的教育则是雪中送炭,是救危难于水火的事情,更需要人去做!所以我选择了难度较大的弱智教育专业。

陈云英这样评价自己的性格:我是一个热情而有说服力的人,比较要求自我满足,这样会适合做特殊教育。因为你要对这些儿童永不放弃。要有耐心、爱心,持久地为了一个教育的理想、愿望付出心血!回国这些年来,陈云英心里常常记挂着两件事,一件是有多少残疾孩子还没有入学,另一件是还有多少老师需要培训。在不停的奔波忙碌中,陈云英似乎找到了大学时代苦苦追寻的答案:一个人生命的价值,就在于使他人的生命有价值。她觉得,如果没有人需要她去工作,去教书,去做研究,那她的生命就该停止了。她说,自己其实是一个很幸运的人,因为从年轻的时候就选择了自己最热爱的事业,而且是一份终身的事业,只要有人需要,她愿意一直做下去。陈云英从事的是一项特殊而艰难的工作,但她并没有给人留下负荷沉重的印象。

她开朗、谦和、快乐,散发着迷人的个性光彩。在她办公室的墙上,挂着这样一幅字:太阳每天要升起,人每天要醒来,绝不能虚度光阴,应该把长远的目标和每天的努力结合起来。这是陈云英的一种人生姿态。是毅夫发掘了我的潜质我能有今天这样的事业成就,真的非常感谢我的丈夫林毅夫。陈云英发自内心地说。29年前,陈云英在台湾政治大学中文系读大三时,一次朋友们的聚餐中,她结识了当时在台湾大学读农机专业的林毅夫。陈云英说:当时来了几个朋友,就觉得这个个头1.8米,笑眯眯的男孩特别耀眼。他沉稳自信的神态、清澈明亮的眼神,令她砰然心动。两人一番倾谈之下,彼此心心相印,双双坠入了爱河。有情人终成眷属。陈云英和林毅夫大学毕业后结成了一对爱侣。

沉浸在甜蜜中的陈云英开始学习插花、茶道和厨艺,好让丈夫体味贤妻的温良。可深谙妻子性情的林先生却说;你那么有才华,应该去做你真正想做和能做的事情。一语惊醒梦中人,陈云英庆幸,自己嫁了一个聪明仁爱的丈夫,他看重妻子的才华,发掘了她的潜质。此后,尽管陈云英教书、怀孕、生儿育女,并与只身渡海回到祖国大陆求学的丈夫长久分离,音信杳无,但她从没忘记丈夫的殷殷期待,一边工作、操持家务,一边学英语,考托福。当1980年代初,林毅夫从北京大学赴美国芝加哥大学攻读硕士学位,刚与妻子通消息时,陈云英也通过了托福考试,立即飞去大洋彼岸与丈夫团聚,并在华盛顿大学继续攻读教育学。当林毅夫先取得了博士学位回到祖国后,便召唤刚拿下教育硕士学位的陈云英携儿女一道回国。

在两个月的度假观光中,陈云英第一次亲身感受了祖国大陆,见到了大陆从事特殊教育研究工作的茅于燕、蔡雯等人,最让她难以忘怀的是,她得知了大陆有上千万的残疾人,有800万残疾儿童,需要她奉献自己的全部知识和才能。而大陆的特殊教育研究,还处在启蒙阶段,犹如一片待垦的处女地。正是丈夫这次聪明的安排,深深触动了陈云英,促使她做出了一生最重要的选择,不留在美国工作,也不回台湾与父母团聚,而是来祖国大陆求发展。19877月,当陈云英从美国飞回北京之后,这对夫妻才真正告别了长久分别于海峡、重洋的生活,有了一个团圆的家。林毅夫先在国务院政策研究室从事经济研究,后来创建了北京大学经济研究中心,他的发展经济学和农村经济学研究成果颇丰,成为当今中国知名的经济学家。

陈云英受命于教育部,组建了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第一个特殊教育研究机构,创办了中国第一本特殊教育杂志和网站,成为全国特殊教育研究领域颇具名望的专家。这对来自台湾,从海外留学归国的博士夫妻,以其对国家经济发展研究和教育研究的突出贡献赢得了诸多荣誉。两人先后当选为全国青联委员和常委、全国政协委员,陈云英还被推选为全国先进助残个人、国家教育科研突出贡献专家。

 

  作者: 管理员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信息反馈| 人才招聘|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4-2015 广州市残疾人安养院
备案许可证编号:粤ICP备15042460